港交所能接受一家发币的交易所借壳上市吗,用

李林和他掌控的加密资产交易所火币集团,看上了一家本来默默无闻的香港上市公司。

这几天出没在曼哈顿时代广场的人们,会在那块处于“世界的十字路口”的纳斯达克大屏幕上看到Blockchain的字样。

内部管理混乱,顶风 ICO 投票上币,这家挑战监管的交易所真的能够在港交所借壳上市吗?

8 月 21 日,李林和火币集团联手前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企干部、现香港股市著名资金掮客滕荣松,斥资 5.86 亿港元,收购了桐成控股 2.16 亿股股票,成为桐成控股持股 71.67% 的股东。

如果这些人选择在广场最著名的长阶上思考一会儿人生,定睛打量那块耀眼的霓虹光管广告,会发现这里暗藏着一个关于新旧世界更替的寓言。

8 月 28 日,火币董事长李林收购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01611)73.73% 股权的消息被曝出。根据港交所的信息,李林代表的火币集团收购桐成控股约 2.16 亿股,占已发行股比 71.67%。媒体报道显示,按照每股均价 2.72 港元计算,为这次「借壳上市」,李林需要支付约 5.87 亿港元(约合人民币 5.11 亿元)。

突然间,桐成控股这家主业本为电池充电器解决方案和电源、LED 照明产品生产制造的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在 8 月末火了一把。

至少在这个时刻,纽约华尔街的那些Old Money,以及这座城市染了整整一个世纪尘埃的时髦,都在为区块链让路。

图片 1

市场对火币的收购交易充满了想象,期待火币集团下一步将资产注入的动作。在旧电池壳子要充上加密货币新能量的强烈预期推动下,桐成控股的股票在 8 月 30 日复盘后,一度上涨超过 70%。

图片 2

(要约方(火币)的简化股权结构图)

怎么看,这都是一桩典型的后门上市的序幕。但是不确定性极大。

大屏上的机构名为“Penta全球基金会”。Penta 已完成PNT对物联网公司CCP Technologies 的战略投资,并成为CCP最大的股东之一。截止2018年8月8日,Penta 已经释放出约8700万枚PNT。CCP将在未来12个月内逐步释放。

桐成控股的声明中提到,交易于买卖协议日期完成,这意味着火币或很快完成借壳上市,成为国内首家登上资本市场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受此影响,8 月 30 日桐成控股复牌暴涨 70%,达 5.24 港元,市值飙升至 15.76 亿港元。公告显示,要约人(火币)将帮助桐成控股改进运营并加入区块链技术,在数字资产领域进行拓展等。

火币下一步如何行动,尚不可知。如何注入火币集团的资产,尚不可知。给上市公司注入哪些火币资产,尚不可知。何时注入资产,尚不可知。

这是全球首个用token收购上市公司股权的案例。

同一天,火币旗下 HADAX 交易所也完成了内部反腐整改后的第二期上币投票,三个区块链项目成功晋级、Token 将登陆 HADAX 交易所进行交易。

不过,可以预期的是,以火币的体量,希望通过借壳实现上市,过程并不平坦。

其实换一个视角看,这也是物联网首次以这种深度与区块链亲密合作。

而就在 3 天前,国内颁布了继 2017 年「9.4 事件」后更严格的区块链金融监管文件。银保监会联合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共同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明确了通过发行「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行为,是炒作区块链概念的非法集资、传销、诈骗。

可以借鉴的案例发生在加拿大。由华尔街传奇对冲基金经理、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 Mike Novogratz 创立的加密货币投资银行 Galaxy Digital 最近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完成的借壳上市。

一边是期望更多DApp与商业场景连接的区块链,一边是面临中心化数据困境的物联网,两者之间既有“基因”的共振,结合也富有想象力。

相关部门也开通了举报入口,区块链非法集资、传销和诈骗进入官方严厉监管阶段,火币、HADAX、OKEx、币安、Bigone等交易所成为文件中的重点监控对象。

今年初,诺沃格拉茨在加拿大收购了一家提供加密货币咨询服务的初创公司 First Coin Capital,然后又通过收购一家加拿大上市公司,借壳上市。原来计划于 4 月份实现的上市,由于涉及加密货币业务,受到加拿大证券监管当局额外的审批步骤,直到 8 月才最终实现。

先看看时有耳闻的物联网究竟是什么。

监管方再次确认虚拟数字币相关交易的违法属性,火币却一边借壳上市在资本市场进行运作寻求金融政策上的合规,一边通过平台币和新项目 ICO 融资不断试探监管底线。

但火币这桩博眼球的收购交易,却披露出大量之前隐藏在水面之下的信息:到底谁在控制火币?火币又如何控制全球版图?

过去几十年里,全球涌现出大量数据,一开始人们还不习惯接触、观察和捕捉数据。现在,有了各种设备的同时,终于开始实现设备的互联了——这就是物联网“万物互联”概念的核心。

资本运作:地主家还有多少余粮

谁是火币的实际控制人?

或许有人对物联网的理解还停留在简单地控制家具和家电,但现实远非如此。

交易所暴利的说法由来已久,此次火币为借壳上市豪掷超 5 亿元足以证明交易所的资金实力,但在持续近半年的熊市背景下,交易所的余粮能否满足火币此次的资本运作和后续扩张呢?

根据火币集团向港交所提供的文件,和之前公众和媒体推测的一样,李林是整个火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他通过两家离岸公司,牢牢掌控着整个火币集团的实际控制权。

理想的情景应该是这样的:闹钟通过日志了解到第二天的会议时间是几点,然后开始持续跟进,并且规划好应当乘坐哪一趟轮船,应该在几点起床,浴室暖气会在起床前半小时加热。

根据 4 月 16 日火币官网发布的回购公告,每季度将拿出收入的 20% 进行回购 HT。2018 第一季度,火币回购 933.29 万个 HT,由此可知火币一季度收入近 5 亿元。据《碳链价值》报道,火币团队从年初的 200 人扩展到如今的 1300 人,业务从交易所一路扩展到矿池、钱包、资本、孵化器、基金、公链、研究院、实验室等等,从单线作战到接近 10 条线同时推进,这对于这家创业公司的运营和管理压力来说,可谓空前巨大。

图片 3

晚上外面的天气很冷,车子可能会结冰,所以应当提前5分钟给车除冰。随后,第二天一早,闹钟在一个准确的时间响起。

火热的交易所业务从 4 月开始极速下滑,受影响不仅仅是火币一家。根据非小号数据,3 月 31 日当日,火币的成交量为 81 亿元。但受熊市影响,4 月至今交易所交易量整体呈下降趋势,火币从 4 月 1 日的 62 亿元,降至 8 月 28 日的 40 亿元。降幅近 35% 所对应的是,交易所的手续费收入急剧下降,其他业务线条除了基金和资本外,几乎没有贡献收入的能力。

李林通过控制 Huobi Universal 和 Huobi Capital 两家离岸公司,控制火币集团

所有东西都被自动系统控制,每个传感器就像被派遣的侦察机,去获取需要的信息,以便人们了解各种情况,并帮助人们做出每日计划。

在这种情况下,HADAX 以及官方指定的投票 Token HT,成为火币的收益来源之一。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统计,火币 HADAX 上币变相缴纳的手续费高达数千万元。在业内不少人看来,HADAX 其实是是火币内部混乱管理的产物,其目的就是为了完成指标而圈钱。

其中,于 14 年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Huobi Universal Inc.」,为火币集团最核心的控股公司,该公司持有火币集团 70% 的股份。李林通过一家名为「Techwealth Limited」、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控制着 Huobi Universal。Techwealth 持有 Huobi Universal 58.44% 的巩固股权,而李林持有 Techwealth 89.09% 的股权,为该公司控股股东。

当把这些互联时,就形成了物联网这个庞大系统。

事实证明,HADAX 上的项目不仅高风险,而且质量很差。截至发稿,HADAX 上线的所有项目都处于濒临破发状态,大量投资者被套牢,不少项目方也在这场圈钱骗局中丧失信心。

此外,火币集团另外 30% 的股份,由另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Huobi Capital Inc.」持有。该公司从事区块链风险投资相关业务,李林持有该公司全部股份。

如此有趣的新世界,发展却也一直存在着软肋,原因是症结问题得不到解决,导致物联网一直处于十分尴尬和被动的局面。

此外,HADAX 交易所还多次被项目方指责内幕砸盘、收割项目方。今年 6 月初 HADAX 上币项目影链主动曝光 HADAX 的收割行为,文章《5 大项目方曝光火币 HADAX 无底线砸盘收割项目方》指出,INC 采取的是锁仓机制,目前还没有个人用户达到两百万数额,而交易所却有这样的账号出现并进交易,指责平台在背后砸盘割韭菜。

通过 Huobi Universal 和 Huobi Capital 这两家离岸公司,李林实际控制火币集团共计 66% 的股权。

传统的物联网模式是由一个中心化的数据中心来负责收集各个连接设备的信息,这也导致中心服务器在能耗和企业成本支出方面存在巨大的压力。

五大项目方也联合指责火币,通过内部设置多个数据账户修改后台交易数据来进行抛售,无底线砸盘后,再在低价接回来。最终,这次撕逼事件以影链项目负责人公开道歉后,火币退币、项目退市收场。

火币其他股东还有谁?

同时,中心化的数据中心也很难自证清白。即使没有窃取相关用户的隐私信息都会被怀疑,甚至也没有理性的依据来支撑。

*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从 HADAX 第一批上币的某项目方了解到,HADAX 上币的费用让该项目元气大伤,目前该团队在出掉自己手中的部分存货后便不再拉盘,项目仅剩的一名开发人员也已离职。近期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将深入报道这个即将跑路的项目。*

除了李林这个控股股东之外,火币的其他小股东主要分为两类。

在这个信息几乎半透明化的时代,人们几乎毫无隐私可言。

交易所在虚拟数字币交易中的强势地位可见一斑,HADAX 的混乱也暴露了火币管理混乱、内部腐败的问题。

一类是火币的创始团队成员,这些股东,均通过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Techwealth Limited」,再透过 Huobi Universal,持有火币集团股份。这类股东共有四位,目前均已经离开火币:

此外,个体在加入物联网后,还可能面临着更高的被攻击的风险。

在新投资者不再入场、青黄不接,交易量下滑严重只剩机器人撑场,项目方认清现状后,火币的收入可想而知开始大幅度下降。再加上业务线条增加、海外业务的扩张、团队人数激增,运营成本也水涨船高。

胡海东,原火币副总裁,2017 年离职,创办蜂窝矿机

2017年,美国Mirai所构建的僵尸物联网(Botnets of Things)曾经感染超过200万台摄像机等物联网设备,由其发起的DDoS攻击令美国域名解析服务提供商Dyn瘫痪,Twitter、PayPal等多个人气网站无法访问,甚至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为十大突破性技术之一。

竞争对手并没有放弃竞争,火币极有可能掉出第一梯队。7 月份的火币有几条路可以选:

杜均,火币联合创始人,前火币 CMO,2016 年离职,节点资本和金色财经创始人

基于隐私泄露、设备被攻击的一系列的问题,不少合作方并不愿意配合加入物联网。

1、继续运营下去,假装无事发生;

宋瑛,火币首任 CTO,2017 年离职,创办域名交易平台玉葡萄和区块链游戏开发公司跃迁坊科技

另一方面,全球物联网平台缺少统一的语言,这也造成多个物联网设备彼此之间通信受到阻碍,由此产生的协同成本也相应增高。

2、积极转型,迎合监管;

袁大伟,火币联合创始人,2015 年离职,创办选牛网、库神钱包

而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恰好能挽救物联网于水火之中。

3、假意逢迎,变着法圈钱。

这四位创始团队成员中,杜均和胡海东持有的股份相对较多。

区块链技术能够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为物联网提供点对点直接互联来进行数据传输,这样分布式的计算便可以达到处理数以亿计的数据。

火币选择了第 3 条路。

另一类,是在火币的融资过程中进入的风险投资人,也均是透过 Huobi Universal,持有火币集团股份。这些投资机构包括红杉中国、真格基金、前快车创始人陈伟星、晨兴资本、上海证大投资 通过戴志康的堂兄弟戴志刚、香港投资人 Wong Anthony。

区块链还可以充分利用分布在不同位置的闲置设备的算力、存储容量和带宽来用于数据处理,从而大幅降低计算和储存的成本。

因为腐败问题而改革的 HADAX 交易所

本文由钱柜qg777手机官网发布于qg777手机版游戏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港交所能接受一家发币的交易所借壳上市吗,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